别让中医败于中药

西山李福诊所    李福

摘要:中药自身有其鲜明的特性和与生俱来的复杂性,产地、产季、加工、炮制、运输,储存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都能影响中药的质量。现在经营的中药达到上千种,常用药500多种,想一点不错,不可能。

  关键词:证准方对药不灵,中药的质量每况愈下,甚至到了影响中医声誉的地步? “别让中医败在中药手里”。近些年这句话不时耳闻,老中医经常抱怨“证准方对药不灵”,难道说中药的质量真的每况愈下,甚至到了影响中医声誉的地步?中药质量确实不尽人意,问题不少。中药自身有其鲜明的特性和与生俱来的复杂性、产地、产季、加工、炮制、运输、储存等哪段环节出了问题,都能影响中药的质量。现在经营的中药达到上千种,常用药500多种,想一点不错,不可能。早在秦汉时代的《神农本草经》就记载了对伪药劣药的鉴别,说明这一问题古已有之。但那时主要是因为中药同科同属、同名异物的太多,以防止误采用为目的,而不是为了防人为的造假。我们现在意义上的“假药”,实际上出现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,中药市场放开了,药材变成了“农副产品”。没有人再指导农民种药了,而是你愿种什么就种什么,能种多少就种多少。一时间,全国涌现出大批药厂,再加上人口数倍增长的因素,用药量猛增,药材生意日益兴隆,红红火火。过去只是中药品种贵细短缺的,才出现假冒伪劣产品,后来干脆只要卖得出去,什么中药都能假冒。

我们吃的中药都来自哪里?药市!药材市场最大的客户是药厂、大医院的中药房,商业上的药店。他们明知国家禁止药市加工出售中药饮片,为什么还要去买?那儿便宜,他们又没有相应的检验设备,从药市农民手里买出来的饮片,质量能保证吗?药材市场的主体是农民,从种药、采摘到加工、出售,掌握主动权的是他们。什么好卖种什么,什么赚钱卖什么,黄芩五寸长才能用,市场需要,他一寸长就挖出来了;桑叶经霜才能采摘,可在夏季他就采摘,图量重叶肥大;水蛭在秋季色黑量足方可入药,可他在夏季抓逮上市;你不让他上化肥、农药,为了多收快长,他偷着上。更恶劣的是还有一部分不法商贩利欲熏心,存心掺假使假,假药做得跟真的似的。海金沙掺拌山沙来增重;木薯切片冒充山药;马铃薯蒸后压扁冒充天麻;更有甚者是黑固脂掺蔓陀萝子而使患者中毒有之;上述等等,没有多年的经验和仪器设备,凭肉眼是很难分辨出来的。

中药的原药好鉴别,而想鉴别经过加工炮制后的饮片不易,再加上饮片的利润比原药大,所以,近几年很多人开始在饮片上打歪主意,饮片的问题比原药更严重。由于国营的饮片厂制作规范,成本高,价格相对较贵,一些药厂、药房、药店出于利益考虑不去买,反而去药市买价格便宜但质量没有保证的饮片。有需要就有市场,所以,药市个个经营饮片,大多饮片均来自农民,饮片销售也屡禁不止。中药炮制可是门大学问,分种类就有几十种,分别起到增效、减毒转变药性等功能,各有各的独特工艺。这么复杂的技术,没有经过专业培训能掌握么?在原昆菊花园药市有个药商亲口对笔者说:“我得先把药材泡上,等节过完后再来切削,这哪儿成啊?这有效成份全让他给泡没了!

中药学是一门实践性非常强的科学,而现在中药的人才培养与实践脱节,相关的大学和中专对中药专业课一减再减,中药鉴定,炮制、制剂、调剂这些基础课已减近一半:中药鉴定书上是300多种药,实际只讲100多种,而且只教原材,不教饮片,更不教药材不同产地、不同规格的区别,学生接触原药及饮片的机会也少得可怜。所以,现在毕业出来的中药专业大学生实践能力差,不认识药、不懂药的比比皆是。

由于医保改革后部分药店可成为能够报销的定点药店,全国中药店一家伙猛增到10多万,有的副食店、粮店都改成药店了,而全国总共才有中药师约两万余人,这个大窟窿如何堵上?怪不得中药店出现了车前子当做补骨脂抓;滑石粉抓做枯矾,制艾叶抓青蒿;附片当做小白附抓;“先煎”变成“同下”,“包煎”变成“直接煎”,甚至抓把黄土让病人回家自己炒药的怪事,不赶紧培养“顶劲儿”的中药人才,中医能不败吗?

目前,国家有关管理部门已在积极推广GAP规范(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),酝酿饮片实际批准文号制度,进一步加强对药材市场的管理等一系列改进措施。希望事实能尽快打到全国众多老中医“别让中医败于中药”的优患,让全国人民真正吃上放心药。

地址:昆明西山区福海乡李家地村李福诊所

电话:13354627528  

联系人:李福

邮编:65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