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多散落在民间的“宝贝”包括验方、手法等,都是经过千百年来的实践证明有效的中医绝招和秘方,如今已经失传或濒临失传的危险—— 失 传 的 绝 技

西山区李福诊所    欧阳佩    李福

   中医之所以是“国宝”,除了有人才和学术,还有一些“绝招”,这些“绝招”可以说是每一位医生的看家本领,但这一点长期以来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,特别是许多散落在民间的“宝贝”,包括秘方、手法等,它们都是经过千百年来的实践证明有效的,甚至是无数人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,如今已经失传或濒临着失传的危险。

   当年,笔者知青时代所在的农村合作医疗站治疗烧烫伤是一大特色,主要治疗方法就是用“亚奔波液”外涂伤口。“亚奔波液”是医疗站根据一位老中草医的家传验方配制的制剂,是以“亚奔波、野柿花”(均为傣族地区特有药)等为主要成份的一种制剂,广泛用于I度、II度烧烫伤的患者。当时,门诊和病房都要接收许多烧烫伤患者,笔者的任务之一是给患者涂药液,一天早晚各涂两次,直到伤口结痂、脱落,既不需要包扎,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。

   实习期间,笔者有一次意外被开水烫伤,衣服一脱,整层皮掉下来,非常可怕。当时没有采取其他措施,只用医院的“亚奔波液”外涂,结果一周内痊愈了且没留下任何疤痕。六年后,笔者的一位同事被开水烫伤,经过清创,包扎处理后,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,总算把烫伤治好了,可因为疤痕收缩还做了疤痕切除和植皮手术,半年时间过去了,她的皮肤还没有完全康复,留下了永久的疤痕。

   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,其原因很简单,因为类似于“亚奔波液”之类的东西不够“先进”,而且,收费太低。笔者记得当时自己涂一星期只花几元钱,而这位同事虽然伤情较轻却因此花费了近1万多元。更令人担优的是,万一伤口感染了谁来负这个责任?于是,就没有一家医疗机构愿意使用“亚奔波液”,没有了需求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再生产“亚奔波液”了。失去的是“宝贝”,受苦的是病患者。

   笔者的一个朋友,是外科学教授。许多年前,他妈妈的脚趾头烂了,经诊断是“血栓闭塞性脉管炎”(中医叫“脱疽”),治疗方案是要把坏死的脚趾头截掉。他和他的主任亲自为他妈妈动手术,手术非常顺利。手术当天,他妈妈因为下地不方便,只好用痰盂在床上小便,一不小心碰倒了痰盂,尿液洒在了伤口上,于是伤口感染、溃烂,一直烂到了了脚底、脚背。他是个孝子,每天亲自给母亲换药,却没有任何好转,只能眼看着溃烂的面积越来越大。他感叹地说:“若继续使用外科的方法,估计只能把整只脚截掉了”。他的弟弟看他已经束手无策了,就自作主张跑到当地“土草医生”那里,花1元钱买了一瓶“红药水”,“土草医生”让他拿一根鸭毛洗干净晾干,然后蘸着“红药水”涂抹患处。一天一天过去了,他母亲的脚也就这么好了。后来笔者到当地打听“红药水”的下落,却一直没有找到。而今,眼看着掌握着这些“绝招”、“秘方”的老人不断逝世,许多民间验方由于失去其赖以生存的土壤也逐渐消失,笔者终于明白,许多类似“红药水”的东西肯定失传了。

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。对于这些中医绝招和秘方,我们都知道应当继承和保护,却不知道如何保护,更谈不了继承了。回顾这几年走过的路,不难发现要继承和发扬中医,单靠政策是不够的,还应当知道中医的特点,遵循中医的规律,更重要的是给它一个适合生存的环境。就好比种树,如果不考虑树的特性,不考虑树的生长的环境,用种松树的方法来种榕树,或者一看到榕树长出根须就觉得是怪物,非要把它剪除。如果这样,不管你种得再多,投入再大,其结果可想而知的。

地址:昆明西山区福海乡李家地村李福诊所

电话:13354627528  

联系人:李福

邮编:65000